運用不同載體同時進行課程直播,可達到一工多效的結果。

運用新媒體人人都該換上新腦袋1/2

作者:中華自媒體暨部落客協會理事長、匠心文創數位整合行銷總監、講師自媒體聯盟創辦人鍾婷

運用不同載體同時進行課程直播,可達到一工多效的結果。
為何我的粉絲學員這麼少?
為何我講課這麼精彩,卻沒啥流量?
為何我線上講課比實體忙碌,卻賺得更少?

總覺得有些事不需要講;有些事不好明講;有些事講了只會惹人厭,所以一直以來都只在自己的課堂上跟講師菁英們分享。其實,許多情況不是因為工具不好,也不是因為時機不對,往往只是因為一開始的出發點就偏差了。才會看見許多剛進來做直播的講師們或是知識工作者,非常努力卻始終不得其門而入,於是決定公開分享我認為的理所當然。好讓大家思考一下,掌握新媒體不難,難是難在是不是已換上新腦袋?

因為疫情的緣故,許多講師一夕之間實體課程收入瞬間歸零,被迫急就章的轉往線上授課,有的用視訊會議;有的用直播;有的經營短視頻等等的自媒體。但都會發生一種現象:害怕鏡頭!一旦兩眼瞪著鏡頭後,就不知該說些甚麼,因為實在很難說服自己跟一小顆冰冷毫無生命的黑點在自言自語。

直播,是一個挑戰!

有人或許會覺得直播沒甚麼,但有人卻深深懼怕,而一直無法開始。直播真的是一個挑戰,對於「如何克服鏡頭」這件事情著實是一件大事!這是每個開始做線上教學的講師或知識工作者,走出新手村,會面臨到的第一關大魔王!

你有沒有覺得在做直播的時候,在打光、收音、包括一些肢體動作等都是非常難的,甚至會覺得比傳統備課還困難上好幾倍。我們講師本來就很會講,很會上課,可是換了一個工具之後,發覺我們所有的功力都被打回原形了,得重頭開始學起才行。所以今天會來分析一下講師運用新媒體,就該換上哪六個新思維觀念,才能做好一場成功叫好又叫座的直播。

今年年初,我籌備開辦了「講師自媒體菁英online班」,它是為期一個月的培訓教練課程,所有的課程都是在線上,有影片、有音頻、有作業,甚至共同交流聊天群組。來接受培訓的講師菁英們都是各行各業的佼佼者,卻都有共同的困擾:面對鏡頭時會緊張,不曉得該說些什麼,甚至事前腦袋想的一些內容,看到鏡頭後就完全忘光了,所以我們得透過一些練習和方法來幫助各位。

從以前到現在,我部分的身份是個媒體人,學校時主修電視跟網路,很多東西一直覺得是理所當然,許多技能幾乎已訓練到渾然天成的反射動作,例如我在直播時,看的不會是手機螢幕畫面,而是鏡頭,因為這樣才能讓觀眾覺得我是在看著他們說話。其實直播多半是以手機自拍模式進行,所以許多直播主都會把視線停留在手機螢幕上,這是非常不妥的,所以請記得,無論如何一定要看鏡頭!

第一個觀念:換工具也要換腦袋

常言道,換了一個位置就好像換一個腦袋,事實上,我們換了工具,其實也要換腦袋。我發覺很多老師在用線上會議或線上授課時,始終用舊思維在運作。舉例來說,我們老師常會在實體課堂上使用投影機,將簡報內容投放到牆上或布幕,學生會同時看見簡報和講者。但在線上授課的狀況中,若要達到如此效果,不是像實體那樣放臺投影機,而是使用zoom那般的會議視訊軟體的「共享螢幕」功能來呈現。或是以非同步的做法,先用螢幕側錄的方式,將影片錄製好再播出來,就是用所謂的OBS系統,或U簡報模式,將講者和影片以子母視窗形式結合起來。因為投影機的流明亮度若沒有達到一定程度,投影出來的影像再經過直播鏡頭拍攝,是完全看不清楚的。

所以請記得用新工具的時候,就要用新的做法來做,而執行的基礎就是許多思維和觀念要做改變。很多老師在用新工具的時候,往往會因為不熟悉,而無法把他的專業度給體現出來,但能經過不斷訓練而補足。比較可怕的是,用舊思維操作新工具,那不僅無法發揮該有的水準,甚至無法獲得應有的效果。

我們現在面臨的世代,所謂的零零後,大概是現在20幾歲的年輕朋友們,他們在成長過程中其實一直有網路,所以他們是「網路原住民」,而我們則是「網路新住民」,因為我們要從沒有網路的世界轉到有網路的世界,我們必須不斷的努力學習。所以用新的工具就要用新的思維,千萬不要用新的工具了還用舊的思維來做,這樣你就會發現怎麼做都是卡卡的。所以,試著把舊腦袋丟掉吧!

第二個觀念:場景不同形式不同

我們的場景變了,於是我們教學的形式也要不一樣了。

在疫情發生前,我們可能會到某個地方去上課,一次30、40個人甚至400、500個學生齊聚一堂,我們能用簡報、麥克風來做教學。來上實體課的學生有可能是主動繳費來的,有的可能被爸媽、老闆強迫的,有的甚至是老師指定他一定要坐在那裏充充數的。

但在疫情發生後,許多老師的實體課程都被迫取消,改往線上課程時,這些學生是可以隨時隨地關掉電腦螢幕上的視窗,絲毫不會有半點愧疚地走人。所以老師在線上授課時,相對要付出的心力要更多些,還必須設計很多的互動,和一些有趣的內容橋段來吸引學生。

線上課程基本上分做兩大類,一是同步;另一是非同步。「同步課程」就是老師和學生雖然不一定要在同一個地點,但必須要在同一時間上線,才能進行交流。例如:有播、zoom、Teams等。而「非同步課程」則是老師可先行將教材準備好,放置雲端空間,讓學生依自己的時間去登入學習。例如:classroom、Facebook社團等。至於要用同步?還是非同步?兩者各有利弊,端看講師教學的目的是為了甚麼而定?其實,錄製線上課程有十種方式,非同步的有五種,同步的有五種,有機會再來跟大家講講錄製課程的十種形式?

第三個觀念:微利時代,以量取勝,內容為王,通路為後

我們已經進入微利時代,眼下所有的講師,不管是新進講師或是資深講師,都會面臨到這個狀況,那就是講課的酬勞愈來愈少。因為以前在實體授課中,往往是三、四個小時起跳,我們可以收鐘點費,資深的可以收好幾萬塊;新進或剛入門的講師也能以政府標準收個一小時一千或兩千五百元的時薪鐘點費。或者純粹累積教學經驗和曝光機會的公益演講,也至少可以收個場地清潔費之類的。

但在線上教學時,會發現不僅時數縮減,收取的費用也大幅下降。像我在大陸上架的部分培訓影音,有的只收15元人民幣,折合臺幣約60多元。遠遠低於實體課程可收學生一堂500元,甚至是清潔費300元的費用,整體的獲利空間被壓縮了。

你或許會說,在網路上我們不需要場地,但你還是需要一些設備,還是得租用一個安靜且能好好跟鏡頭前的學生與粉絲說話的空間,所以成本結構坦白說並沒有太多改變,但我們收的錢明顯變少了。

所以,在微利時代,我們必須以量取勝,如何用最少的心力或同樣的人力物力,將整體的產量做大?舉例來說,講師或知識工作者是否能在做直播時,同時放了二臺機器在側錄,或經營不同平臺,也就是達到「一工多效」的境界。實體世界裡,很多老師可能會一場演講或一場教學慢慢的講下去,但在線上世界裡,我們一旦錄成影片就能無限次播放,甚至可以在不同的頻道上播放,即使我們用這樣的方式賺取的是小小微利,就能積沙成塔,又不讓自己很費力。所以如何將每場的教學分享,達到最多元的變現;或以最簡便的形式錄製線上課程,達到教學效果,才是現今講師及知識工作者該有的新思維。(此文章內容已於2020/05/13運用有播app發表,進行兩岸直播分享。)

繼續看~後面三項新觀念!

運用不同載體同時進行課程直播,可達到一工多效的結果。

運用不同載體同時進行課程直播,可達到一工多效的結果。


游勝鈞;游胜钧;指動傳播科技;指动传播科技;指傳媒;指传媒;華民通訊社;华民通讯社;民生新聞網;民生新闻网;游勝鈞;游胜钧;指動傳播科技;指动传播科技;指傳媒;指传媒;華民通訊社;华民通讯社;民生新聞網;民生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