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同姨姨回芷溪

作者:福建閩西日報副總編江瑾

87歲高齡的姨姨由於幾個孩子都在北京,姨丈辭世後的這些年,她老人家大半年時間都在北京和孩子們一起生活,今年夏在大表兄的陪同下回來龍岩住上幾個月。前些日子姨姨告訴我,她想在中秋節後回一趟老家芷溪,叫我陪她一起去。中秋節後的第二天,10月5日,我們從岩城出發,前往65公里之外的連城芷溪。

市幹休所的李所長是個十分熱心深得老幹部們稱讚的年輕人,一早他就開著自家的小車送我們前往芷溪。芷溪村是個有著上萬人口的古村落,歷史悠久,人文薈萃,因古時候村邊的溪流長滿芷草而得名。明清時期這裡商業發達,文風鼎盛,人口眾多,成了一個遠近聞名的大村落,這些年雖默默無聞,但卻至今仍保留著74座祠堂和139座古民居。

芷溪因為人多地少,歷史上很多人都是外出經商謀生。我小時候常聽母親講她家族的故事,得知外祖父年輕時,就與同宗親人外出廣東南雄經商開煙行,鼎盛時期擁有南雄半條街,人稱“黃公”。後來日本入侵中國,南雄縣城經常遭遇日本飛機轟炸,生意蕭條,家道從此中落。外祖父去世後,外祖母只好帶著母親和姨姨,從南雄歷經艱辛回到故鄉芷溪。在這裡,母親和姨姨度過了她們的童年、少年和青年生活。

我對芷溪村很有感情,母親在世時曾帶著我們兄弟來過,母親辭世後,我也帶著母親的臨終囑託來到芷溪。姨姨和她的姐姐即我的母親感情很深,這次陪同姨姨回來芷溪,聽著姨姨講述外祖父母和她們姐妹的故事,讓我又一次感受到她們的那種姐妹之情。以下是我陪同姨姨回芷溪時拍的一些照片,留以存照。兩岸交流,指傳媒,指動傳播科技,游勝鈞

回到芷溪,來到她侄兒家,看到侄媳婦和侄孫甚至更晚輩等親人,姨姨很高興。
回到芷溪,來到她侄兒家,看到侄媳婦和侄孫甚至更晚輩等親人,姨姨很高興。
拉著親人的手一直不肯放,鄰居們看到高齡的姨姨回來芷溪,都很熱情地圍上來打招呼。
拉著親人的手一直不肯放,鄰居們看到高齡的姨姨回來芷溪,都很熱情地圍上來打招呼。
姨姨來到她的堂姐家,當年新中國成立後,我母親和姨姨以及母親和姨姨的這位堂姐是一起出去參加工作的。
姨姨來到她的堂姐家,當年新中國成立後,我母親和姨姨以及母親和姨姨的這位堂姐是一起出去參加工作的。
這座“保善堂”古民居,就是外祖父母的祖居,母親和姨姨就是在這座古民居度過少年青年歲月的。姨姨滿含深情地用手機記錄著祖居。
這座“保善堂”古民居,就是外祖父母的祖居,母親和姨姨就是在這座古民居度過少年青年歲月的。姨姨滿含深情地用手機記錄著祖居。
姨姨和我的大表兄,也即姨姨的大兒子在祖居大門前留影紀念。
姨姨和我的大表兄,也即姨姨的大兒子在祖居大門前留影紀念。
在祖居大門前,看到了族裡的宗親。
在祖居大門前,看到了族裡的宗親。
走進祖居寬敞的大廳。
走進祖居寬敞的大廳。
看著祖居眼前的一切,姨姨都覺得既熟悉又陌生,百感交集。
看著祖居眼前的一切,姨姨都覺得既熟悉又陌生,百感交集。
這是我們居住的邊門,進來就是一個穀倉,在祖居一側的房子裡,姨姨介紹說。
這是我們居住的邊門,進來就是一個穀倉,在祖居一側的房子裡,姨姨介紹說。
在龍岩姨姨家這些年來幫助料理家務的保姆小花,姨姨和她感情很好。
在龍岩姨姨家這些年來幫助料理家務的保姆小花,姨姨和她感情很好。
在祖居房子裡,姨姨在尋找和回憶童年時生活的足跡。
在祖居房子裡,姨姨在尋找和回憶童年時生活的足跡。
一切感到是那麼的親切,過去的歲月仿佛又都呈現在眼前。
一切感到是那麼的親切,過去的歲月仿佛又都呈現在眼前。
這是當年家裡的水井,水質很好,我就是喝這口井的水長大的。姨姨介紹說。
這是當年家裡的水井,水質很好,我就是喝這口井的水長大的。姨姨介紹說。
屋裡天井的蘭花和老舊的傢俱,訴說著當年生活的樂趣,印記著歲月的流逝。
屋裡天井的蘭花和老舊的傢俱,訴說著當年生活的樂趣,印記著歲月的流逝。
屋裡的一切物件,都能勾起姨姨對當年這裡生活的回憶,這根竹杠,可是當年的曬衣杠?
屋裡的一切物件,都能勾起姨姨對當年這裡生活的回憶,這根竹杠,可是當年的曬衣杠?
姨姨向我們講述當年在這裡的生活故事。
姨姨向我們講述當年在這裡的生活故事。
在外祖母房間門前,姨姨在懷念著她的母親,向我們講述外祖母的故事。
在外祖母房間門前,姨姨在懷念著她的母親,向我們講述外祖母的故事。
“這間房間,就是我和你母親住的房間,我們姐妹當年可親密了。你母親年輕時長得很漂亮,惹得很多人都來這裡講親。”姨姨對我說。
“這間房間,就是我和你母親住的房間,我們姐妹當年可親密了。你母親年輕時長得很漂亮,惹得很多人都來這裡講親。”姨姨對我說。
這是祖屋的上廳。
這是祖屋的上廳。
表兄和幹休所李所長與姨姨在祖屋上廳合影留念。
表兄和幹休所李所長與姨姨在祖屋上廳合影留念。
表兄和我與姨姨在祖居上廳合影留念。
表兄和我與姨姨在祖居上廳合影留念。
姨姨與侄孫在親切交談。
姨姨與侄孫在親切交談。
這是祖居邊門的一個小巷,祖居很大,有好幾個邊門。
這是祖居邊門的一個小巷,祖居很大,有好幾個邊門。
姨姨與芷溪的晚輩在親熱交談。
姨姨與芷溪的晚輩在親熱交談。
與芷溪族親們在親熱交談,傾訴鄉情。
與芷溪族親們在親熱交談,傾訴鄉情。
見到鄉親,姨姨都高興地打招呼,很有範呢。
見到鄉親,姨姨都高興地打招呼,很有範呢。
姨姨雖然年紀大了,但對新生事物始終保持興趣,手機啊、微信啊都玩得很熟練,這是她專注地用手機對祖居作視頻記錄。
姨姨雖然年紀大了,但對新生事物始終保持興趣,手機啊、微信啊都玩得很熟練,這是她專注地用手機對祖居作視頻記錄。
在祖居大門前留個影,上面有祖居的門牌號碼。
在祖居大門前留個影,上面有祖居的門牌號碼。
姨姨向李所長的辛苦陪同表示感謝。
姨姨向李所長的辛苦陪同表示感謝。
芷溪的親人對我們的到來很高興,用家鄉美食招待我們,這是晚輩親人在做特色美食捆粄,味道好極了。
芷溪的親人對我們的到來很高興,用家鄉美食招待我們,這是晚輩親人在做特色美食捆粄,味道好極了。
就要離開芷溪了,姨姨對我們晚輩提希望,要求我們要經常到芷溪來。
就要離開芷溪了,姨姨對我們晚輩提希望,要求我們要經常到芷溪來。
這是一幅近20年前姨姨與我母親(左一)、林妹姨和侄媳等親人的合影照片。
這是一幅近20年前姨姨與我母親(左一)、林妹姨和侄媳等親人的合影照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