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覺失調症」可以想像成大腦的內分泌失調(余醫師看診示範照片,非真正病人)

關於思覺失調症  精神科醫師還想告訴你的事

【記者鄭銘德/新竹報導】25歲的張小姐高中時唸第一志願,成績優異的她考取國立大學後學業順利,眼看要展開璀璨的人生,卻在大三那年出現了人生的轉捩點。她開始聽到有聲音在咒罵她,認為有人在調查她,覺得旁邊的人都知道她在想些甚麼。這些感覺影響了她的情緒跟注意力,甚至無法讀書跟參加考試。

家人起初以為是她壓力大,但眼見狀況日益嚴重,便帶她到醫院求助,並在醫師建議下住院治療。張小姐治療後,幻聽跟妄想的狀況明顯得到改善,但她覺得吃藥會造成身體僵硬,而且她認為自己好了便自行停藥。後來病情復發數次,她因此中斷學業,感到人生無望。在精神科團隊人員的鼓勵下,她慢慢理解自己得了「思覺失調症」,醫師也為她調整了比較沒有副作用的藥物,幻覺也明顯減少。她可以重拾小時候彈琴的樂趣,也嘗試去報考殘障特考,旁聽音樂系的課程,希望能再找回自己的人生。

台大醫院新竹分院精神醫學部余正元醫師表示,我們的大腦是全身最精密、最複雜的器官,舉凡感覺、動作、思考、睡眠、慾望等,都是透過大腦細胞彼此協調,才能發揮正常的功能,而大腦細胞之間的聯繫,則需要許多神經傳導物質來調節。當這些化學物質「失調」了,我們的「思考」和「感覺」就可能變得異常,出現奇怪的想法或是異樣的感覺。簡單來說,我們可以把「思覺失調症」想像成大腦的內分泌失調。

「思覺失調症」在過去被稱為「精神分裂症」,2014年才正式更名。此一變革被認為是精神疾病去汙名化的重要里程,許多病友也因此更願意進入醫療體系,接受評估及治療,從而降低症狀干擾之苦,也減輕了家人照顧的負擔。舊名「精神分裂症」也常被誤稱為「人格分裂」(其正式譯名為「解離性身份障礙症」),雖然都有「分裂」兩個字,但兩者在診斷準則和治療模式上其實大相逕庭。

「思覺失調症與遺傳有關嗎?」余正元醫師指出,目前沒有單一原因可以解釋為什麼會發病。研究發現,有「思覺失調症」家族病史的人,親等愈近,發病機會愈大,但即便是同卵雙胞胎,一人罹病,另一人也只有大約一半的機率會發病,因此基因遺傳並不能解釋全部的病因。心理素質和社會環境因素也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例如:經歷重大壓力事件後,抗壓性或自我調適能力較弱、缺乏家庭或社會支持的人,可能較容易發病。

「思覺失調症」從字面意義來解釋,「思」指的是「思想、思考」,病人在思考形式上可能會變得混亂、空洞、跳躍、沒有邏輯,在思考內容上可能會出現「妄想」症狀,例如:覺得被監視、被跟蹤、食物被下毒,覺得新聞或網路上的訊息跟自己有關、看到別人在交談就覺得是在講自己的事,覺得身體或想法被控制等。

「覺」指的是「感覺、知覺」,病人可能會經歷異樣的感官經驗,例如「幻聽」:獨處時聽到說話的聲音,這些聲音可能來自一人或多人、可能熟識或陌生、可能清楚或模糊、可能在評論病人,也可能在命令病人做事。幻聽對一般人來說或許覺得荒謬,但是對剛發病的人來說,卻往往是再真實不過的經驗。

除了「思考」和「感覺」的症狀之外,其他症狀還包括:雜亂無章的語言,混亂或僵直的動作,以及表情淡漠、社交退縮、缺乏行為動機等。

在症狀很明顯很嚴重的階段,往往需要藥物治療。精神科醫師會針對病人個別的狀況,例如:年齡、性別、症狀型態、是否合併其他內科或精神科疾病等因素,選擇最適合的藥物。近年來,亦有施打長效針劑的治療模式可供選擇,不僅可以提升治療的穩定性,也可以減少每日服藥的負擔。

余正元醫師解釋,隨著藥物研發技術的進步,藥物治療的副作用也隨之減少,大部分的副作用,例如:嗜睡、體重增加、肢體僵硬或坐立不安等,也有機會透過劑量或服用頻率的調整,或併用其他抗副作用的藥物來改善。當精神症狀漸趨穩定,除了繼續維持藥物治療,也需要併入心理治療以及精神復健。心理治療除了給予病友及家屬情緒支持外,也可以針對精神症狀所帶來的干擾,討論因應策略。透過生活及職業功能的復健,可持續提升病友的人際互動、社交技巧、生活適應,也有機會協助病友熟習特定的技藝,回歸社區生活。

精神疾病一直以來蒙受了許多異樣的眼光和誤解,近年來在許多團隊的努力之下,思覺失調症已不再是避諱的話題。隨著科技的進步,現在也有更多更好的治療選擇,得到病友和家屬正向的回饋。余正元醫師期盼透過更多討論,讓更多人認識精神疾病,不再畏懼,也不再汙名。在幫助病友康復的路上,社會大眾能有滿滿的理解與包容,誠心接納、真心關懷、衷心祝福!